中司敦睦网|中司网|姓氏网

热门关键词:  司庆友  济南  司培元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 更多

五十自述:性格来自家族传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05
摘要:如果把我当做一个例子,也可以从这个例子中看家族看父母对人的影响。 每个家族都有其传统,有这个家族的历史,以及在这个家族的历史中发生的种种事情。这些事情如水面上远处的一个波动,在那个地方看也许已经随着时间平息,但是传到我们这里还会兴起波浪。历

如果把我当做一个例子,也可以从这个例子中看家族看父母对人的影响。

每个家族都有其传统,有这个家族的历史,以及在这个家族的历史中发生的种种事情。这些事情如水面上远处的一个波动,在那个地方看也许已经随着时间平息,但是传到我们这里还会兴起波浪。历史中的事情,在我们身上会掀起波浪来,然后通过我们,在我们的后代身上同样也会掀起波浪。

我们可以把这些说成是遗传,说成是躯体层面的信息传递。但是,实际上影响我们更多的是精神的传承而不是遗传。我听到过别人的家族中发生的种种故事,有些很骇人听闻,有些很不同凡响,不过我的家族故事比较平淡。

我父亲的家族,是一个刘姓村庄中的朱姓家庭。几代前有个朱姓的人来到这里定居,但没有谁知道他来自哪里。他的后人中,好像有的很聪明,有的却有心智缺陷。我远房叔叔家就是这样,一个儿子智商极高,另一个却有智力缺陷。我祖父是一个小布商,我出生时他已经故去,据说他并不是一个温和的人。

祖母,据我母亲说,性格很好很友善——但可惜我童年看不到这样的她——祖母在1940年代末,目击了张家口内战的惨景,从此精神失常。她从来不承认她有孙子,经常怀疑地问我,“这谁家的孩子,怎么总待在我家?”

我的父亲性格很温和、很幽默,而且很聪明。记得有一道题目,杯子中浮着几块冰,冰化之后,水面应该升高还是降低。父亲马上回答当然是不变,因为冰化了就是水,所以当然正好填满浮冰在水中占有的那个空间。还有一个记忆,就是父亲每次从外地回家探亲,总是帮助同事和朋友带很多东西,以至于行李非常之多。我小时候很像他,也很认同他。虽然我父母长期两地分居,我见到他的时候很少。

当然在我长大后发现他也有他的明显缺点,比如过分敏感因而内心有些抑郁的倾向。他也曾在一个有权利的机构工作,但是让我很自豪的是,他从来也没有因此滥取过任何私利。我母亲也非常支持他,理由很简单——这样睡觉踏实。

父亲对我没有什么要求,唯一的要求是正派地做人,但是这个要求也不需要特别说起,因为我们会当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发挥失常,考大学考得很不好,他也没有任何不满,态度上是觉得这个没什么值得不满的样子。我大学毕业,要分配到外地。所有北京的学生家长都很不满,而他却在学校家长会上第一个说,同意服从分配去外地——我母亲因此对他倒是有点不满,哈哈。

我母亲这边的家人性格都很直接爽快,身体健康而有胆魄,很有点像江湖人物。甚至我读书读到汉代的郭解(郭解,字翁伯,河内轵(今山东济源东南)人。汉朝汉武帝时代的著名游侠,入《史记·游侠列传》),总怀疑我母系是不是他的后人。

日本入侵时,我外公的父亲年纪很大,在家里没逃出去。维持会说日本人要求所有人家都必须挂日本旗,我外公的父亲坚决不干,说“杀我就杀了吧,我也活了这样大岁数了,受不了这个气”。

母亲的性格和我的父亲不同,她是一个很直接的人,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奶奶和我们姐弟三人都是母亲管着。后来,母亲又和其他一些“家属”合着开小厂子,从几条板凳起家办起了几十万(在那时的几十万和现时大不相同)的厂子。我小时候见到过她扛200斤的大包,干男人都受不了的活,而从不叫苦。

当然她也有缺点,比如脾气暴没有耐心,但对我的那种粗粗拉拉的母爱,让我的童年生活很稳定安全和幸福。

母亲的教养方式,接近心理学中的“放纵型”,但我觉得也许应该算作“放养型”。据说小时候生活在铁路家属院,她经常一早把我往院里一撒,我就随便到哪里去玩,中午随便到谁家去吃饭,到了晚上,喊一声:“小军在谁家呢?”就有人把我送回自己家去睡觉。上学后也是一样,从来不管我学习如何只关心我不要做坏事就行。

在这样环境长大后的我,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上两个家族以及父母两人的印记。 我继承了父亲家族的友善和聪明。我能感到从这个传承中带给我性格中的一种敏感,让我对所有这世界上的别人的痛苦能感同身受,从而愿意做些什么。曾经这会带来一种感伤侵蚀着我。伴随着这种敏感细腻,还曾经使我有一种优柔寡断的特点,有点像金庸小说中的张无忌——张无忌的那种性格显然也是来自他的父亲。

我也继承了母亲家族的勇敢和无畏,以及大气和朴实的品质。在自我探索意象对话时,遇到过很多可怕意象,但我能顶过去,有我母亲家那种“不在乎的无畏”的传承——记得我外公的一个故事,传说有个地方闹鬼还是闹黄鼠狼,没有人敢去。外公不信邪去那里过夜。第二天一早,别人问他昨晚是不是闹了,他的回答是:“哎呀,我不知道,我睡的太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族传承。我越多地看自己,就越多地发现,自己性格中的东西都是有其源流的,都是家族传承下来的。这有助于减少一些自恋的骄傲,因为你会发现所有让你骄傲的个人品质都有其来由;也有助于减少一些自我批判,因为你发现你的许多心理问题也是家族的遗留。

 

但是我们可以做的是,如何更好的应用这些家族传递下来的心理和性格资产,发扬其优点,消弱其弊端。你的家族传承肯定和我的不同,所以你不会和我一模一样,但是,只要你发扬你的优点,消弱你的弊端,你就可以成为一个与我不同,但是同样甚至更加优秀的人。
责任编辑:admin
司庆友 13608926283 司小阳 13895124699 地址: 天津自贸试验区(中心商务区)迎宾大道1988号浙商大厦1~1801 邮箱: zhongsidunmu@sina.com 邮编:300450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司敦睦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 津ICP备18002767号  

技术支持:北京龙域网络

官方微信

    中司敦睦